欢迎光临我们的网站!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某某工厂-专业生产加工、定做各种金属工艺品

国内金属工艺品加工专业厂家
全国服务电话 全国服务电话 4008-888-888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电话:4008-888-888

传真:010-88888888

手机:13588888888

邮箱:admin@admin.com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当前位置:爱游戏 > 爱游戏 > 爱游戏平台 >
传奇盛世手游好玩的手游手机刚爱平台
发布时间:2021-01-18 05:03:04 来源:未知
近日,腾讯停服《红警OL》事件,引发了游戏玩家的不满。上百名“氪金”玩家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追回自己的损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一个红警玩家的维权群中看到,群内的人数已经超过400人,自称对《红警OL》进行过大额充值的人不在少数,少则几千,多则几十万、上百万。群内的玩家张靖(化名)告诉记者,当前玩家们的主要诉求有两个,一是希望腾讯能够恢复《红警OL》的正常运营,并且赔偿玩家在停服期间的损失;其二,若该游戏永久停服则希望腾讯向玩家们退回游戏内已充值但并未消费的金额。   熟悉游戏领域诉讼的律师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于目前该游戏停止运营的原因还不明朗,不同的原因以及停服多久将导致不同的法律后果。假设这其中腾讯存在违约的情况,消费者和该游戏的开发方北京有爱互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爱互娱”)均有权向腾讯追讨侵权损失。   《红警OL》是一款现代战争策略类游戏,也是国内唯一获得EA(Electronic Arts,美国艺电公司)正版授权的红警手游,由北京有爱互娱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有爱互娱”)研发。   公开资料显示,有爱互娱成立于2011年,专注二次元RPG和策略品类的手游研发与发行公司,旗下代表产品有《放置少女》《红警OL》等。   据有爱互娱官方微博,2014年有爱互娱就开始启动项目研发和IP谈判,并于2016年获取美国正版授权。同年,《红警OL》研发团队搬家到深圳封闭研发。   2018年4月23日,《红警OL》正式亮相UP2018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后续由腾讯独家代理发行,直到2019年1月17号作正式公测。截至2020年3月,《红警OL》注册用户突破2000万,单月最高流水2亿元人民币。   去年11月23日,有爱呼吁突然公告称,《红警OL》内容将不再更新。公告提到,在《红警OL》上线两周年之前,研发团队加班了2个月,准备好了2周年庆典的内容,但后期被腾讯方面告知《红警OL》不可以更新新内容。   “我们第一步是积极跟发行方腾讯互娱进行沟通,请求对方开放内容更新的权限,没有得到许可;之后我们又跟版权方一起推动内容更新的许可权利,也没有取得成功。”有爱互娱公告中的措辞显得颇为无奈,公告末尾称,“我们还会继续努力,推动跟发行方一起放下分歧,达成一致。但是,这之中依然有诸多不可控因素存在,恳请各位热心玩家理解和等待。”   张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际上在有爱互娱发布公告之前,不少玩家就已经发现了反常。“《红警OL》在之前已经6个月没有更新了,这对一款用户体量不小的手游来说是很不正常的。手游的更新频率一般在一个月一次,热门的游戏更多,保持一定的更新也是激活并留住玩家的重要手段。”张靖说。   还有玩家在群里指出,此前腾讯通过《红警OL》给旗下另一款战争策略手游《鸿图之下》导流的行为就可以看出《红警OL》似乎成了“弃子”。   2020年10月,腾讯举行了《红警OL》与《鸿图之下》的联动活动。在游戏领域,游戏联动不奇怪,但互为竞品的游戏联动却很少见。《红警OL》与《鸿图之下》均为SLG手游,理论上在留存用户上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有玩家注意到,在此番联动中,腾讯将宣传重点都放在了《鸿图之下》上,对于《红警OL》则简单带过。并且根据活动规则,《红警OL》玩家去玩《鸿图之下》将会有惊喜大礼,反之,则没有提及。   最终,无缘无故的停服终于惹怒了玩家。1月4日,上一位名为红警OL玩家“的用户发文称:”腾讯旗下《红警OL》手游因与开发团队有爱互娱产生纠纷,强势停止了该款手游的正常运营,始终未说明恢复正常运营的时间,且在4号当天彻底关停所有游戏内部活动,导致玩家所充值的消费付之东流。“该用户直指腾讯”店大欺客“导致”玩家忍无可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目前该游戏新玩家已经无法注册,老玩家也无法正常游戏。根据七麦数据的统计,2020年10月以来,《红警OL》在游戏畅销榜中的排名不断下降。2020年10月28日,其在总榜中排名第60,在模拟游戏榜中排名第5,在策略游戏榜中排名第17。但2021年1月13日,《红警OL》在上述榜单中的排名已经下滑至第225位、第13位及第49位。   截至目前腾讯未对《红警OL》停服的原因就行说明。据财经网报道,2021年1月12号,针对《红警 OL》无故停更等问题,腾讯互娱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与研发方已达成一致,将于近期进行持续的版本内容更新,具体计划请以官方公告为准,请大家留意近期公告。”   启信宝数据显示,去年9月,字节跳动全资控股的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入股有爱互娱,持股比例5.9%。同时,全资持有海南有爱互娱科技有限公司的北京止于至善科技有限公司也于9月29日发生工商多项变更,字节跳动以100%的持股比例成为其新的实控人。   近年来字节跳动大举加码游戏领域。而腾讯也对其发起了一系列的阻击战,包括通过字节跳动平台直播腾讯游戏的方式,打击字节跳动的游戏直播业务。2018年11月,因西瓜视频因未授权组织游戏主播直播《王者荣耀》,腾讯一纸诉状诉至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如今,抖音上已经搜索不到“王者荣耀”和“英雄联盟”等腾讯系游戏内容。   专门从事游戏行业诉讼代理的律师张少白(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确如外界猜测,《红警OL》的停服是因为字节跳动的投资导致的,那么可以考虑腾讯的行为是否涉嫌拒绝交易以排除竞争。“腾讯在游戏市场上的支配地位是不言而喻的。”张少白称,游戏开发方可以考虑向反垄断部门反映情况。   不过该律师也向记者指出了一种特殊情况,就是腾讯与有爱互娱在代理合同中就后者的股权变动事项有规定。“因为运营方也要考虑自己的竞争利益。如果存在这样的条款,问题就更加复杂了。需要从民法中的合同法,以及竞争法两个维度来判断这样的条款是否有效。”张少白指出,从用竞争法的角度,需要判断相关条款是不是有排除竞争的倾向,是不是有垄断的嫌疑。   截至2020年3月,《红警OL》注册用户突破2000万,单月最高流水2亿元人民币。有数据统计称,《红警OL》自11月23日停更至今,总收入预估为12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19万),近三个月收入预估为42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736万)。   另一面,《红警OL》的突然停服也给玩家带来了经济损失。不少氪金玩家开始在网上自发组建维权群,自事件发酵以来,群内人数已经上升到400余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群内自称对《红警OL》进行过大额充值的人不在少数,少则几千,多则几十万、上百万。   玩家张靖的充值金额达到了十几万,他告诉记者,当前玩家们的主要诉求有两个,一是希望腾讯能够恢复《红警OL》的正常运营,并且赔偿玩家在停服期间的损失;其二,若该游戏永久停服则希望腾讯向玩家们退回游戏内已充值但并未消费的金额。   游戏开发方有爱互娱与玩家应当如何向腾讯维权?张少白认为,目前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停服现在不明朗,停服时间长短直接涉及到法律定性的问题,不同的原因以及停服时间将导致不同的法律后果。   据介绍,原文化部在2010年曾发布过一个《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其中提到若网络游戏运营企业停止游戏运营服务的时间达到30天则视为终止运营,并且游戏运营企业应当提前60天予以公告。另外,网络游戏用户尚未使用的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及尚未失效的游戏服务,应当按用户购买时的比例,以法定货币退还用户或者用户接受的其他方式进行退换。   张少白介绍称,后来由于国内游戏行业监管职能收归中宣部,上述管理办法也就废止了,截至目前没有新的政策出台。但在实践中,大部分游戏公司还在遵循30天的原则。“在新法规出台之前,游戏公司担心会有法规追溯行为,为了避免法律责任和不必要的风险,大部分都会继续沿用这一规定。”   “《红警OL》最终停服超过30天达成终止运营的条件,还是近期就会恢复,造成的法律后果是不一样的。”张少白指出,从玩家诉讼的角度来说,如果腾讯与玩家之间的服务条款没有特殊的规定,腾讯突然不加提示中断服务,确实可能构成违约。“但是构成违约并不意味着玩家的钱一定可以退回。这其中存在一个变数就在于游戏是不是会恢复。如果游戏30天内开了,这段时间内游戏玩家能不能获得补偿,以及他的补偿如何量化成金钱,是需要再评估的。”   另外,还有消费者权益保护的问题。张少白表示,消费者相关的权益也受到影响,但这不代表腾讯在运营这个游戏之初就存在欺诈的问题,即不适用“退一赔三”的规定。在这一案件中,消费者损失是什么,损失有多大,怎么界定,都存在争议。   就有爱互娱来说,它与腾讯具体的矛盾是什么尚未可知。游戏运营方与开发方的公开矛盾多集中在分账问题。一般情形为研发方认为运营方在游戏流水上造假,隐藏了部分收入,但从有爱互娱目前的公开声明中并未看出相关的迹象。   张少白指出,从有爱互动的角度来说,在停服期间减少的收入流水,理论上是有权提起诉讼的或者发起仲裁,但是这部分的钱能不能要的回来,要看有爱本身有无过错。如果腾讯停服站不住脚,也不意味着停服期间的损失都能索赔到位,因为《红警》不是一个限定周期的游戏,所以关闭期间损失的流水在之后会补上。“一般来说,这类案件被告方不会赔偿全额损失,如果腾讯确实存在过错,法院会酌定一个金额。”